行业新闻

News

新闻中心

《葛麻》是戏曲里的一个人物

日期:2021-12-29 19:58


文字:灯火阑珊。
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现在的学校没有早读了,再也听不到朗朗读书声,甚是怀念。





八十年代读小学时,每天早上的朝读是必不可少的,五十多人的教室,老师每天在黑板上布置一篇课文要求背诵。


然后早上,全班共读一篇文章,此起彼伏,摇头晃脑,有时候老师在教室转几圈监督,有的同学在这样热闹的环境竟然睡着了,真是辛苦,老师只好请他一个人站在讲台上读书,好丢人。


班上有一个同学特别喜欢睡觉,早上睡,上午上课也睡,有一次老师点他起来回答问题,他站起来眼睛都是闭着眼睛,那个同学姓郭,老师取笑他是“葛麻”,全班同学都偷偷的在捂着嘴巴笑。


后来我才知道《葛麻》是戏曲里的一个人物,给地主打工很劳苦,站着都能睡着觉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小学同学都不记得了,唯有叫葛麻的他还记得。





小学生涯的老师中,有一位老师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分配在学校教书,他就是程老师,皮肤白净,清秀,程老师来了给我们循规蹈矩的课堂生活注入了一股清流。


那年冬天,天气很寒冷,同学们早上朝读也不安分,有的同学嘴巴念经式读书,脚在桌子下跺脚,其他的同学也学着跺脚,整个教室整齐的响起来跺脚声。


程老师看在眼里,让我们拿着课本到教室外面去,站成一排,背靠教室的墙面,面对着早上温暖的阳光诵读,有的同学不听话打闹着,嘻嘻哈哈,有的大胆的女同学找程老师聊天,这场景放在抖音绝对火,这哪里是认真朝读,完全是课外活动。


程老师生气的说:“明天开始就别出来晒太阳读书,我可怜你们怕冷,可你们又不听话,还是在教室里老老实实读书吧!”





这个画面经年以后,一直在我的脑海里保存,那份阳光下的温暖让人难以忘怀。



程老师上课也是特别生动,他的语文课是我特别期待的,每次点我起来说说课文的中心思想我总能总结得不差秋毫,特别有成就感,读书的兴趣更浓,我的小学第一篇范本作文也是他在讲台上读的。



在每个星期的班会课,他先总结一下一周的学习情况,接着就拿出一份报纸出来,读上面的故事,我们都听得津津有味,有时候还读一两首诗词并解释其中的含义,都是课本里没有学过的。


记得小时候课本里的诗词特别少,给我印象最深的两首诗就是李白的《赠汪伦》和王昌龄的《芙蓉楼送辛渐》。





记得《赠汪伦》这首诗最喜欢是后两句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”,老师把这首诗的两个人的情义讲解我们听,我们就当故事听。


汪伦喜欢李白的诗,一直想见上一面,有一次李白到了他的家乡游玩,他骗李白说他家里桃花十里有桃花潭,很美丽。


李白去了以后才发现桃花潭水很荒凉,根本没有桃花,汪伦真诚的和李白解释骗他的原因,是因为太喜欢他的诗,后来李白在他家住了十天和他聊诗词,两人分别时李白留下这首情深义重的千古名诗。





在王昌龄的《芙蓉楼送辛渐》里,给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那句“一片冰心在玉壶”,当时程老师给我们讲什么是玉壶,不但是冰心,还要把冰心放在玉壶里多清澈,多晶莹剔透啊!这种情义无价值得珍惜。


如果把这句诗放在爱情里,就是木心先生的那句

“从前日色很慢,车,马,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人。”



怀念一段时光,其实也是在怀念一个人,怀念早读时光,让我忍不住想起程老师让我们朝读的好时光。


老师的责任是: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,他做到了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欧亿灭火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 粤ICP备xxxxxxxx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