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新闻

News

新闻中心

亳州行目的地是扬州

日期:2021-12-29 19:59

目的地是扬州,在高速上走错岔道却进入亳州境内,车内几个人互相埋怨,花姐说:“真不应该让你坐前面,就知道玩手机也不看看路。”看花姐矛头指向我,为了推脱责任我也毫不示弱哈:“你开车我给你看路,那当初起步时你逞能怎么不让我开呢?”花姐对我翻了一下眼,不屑跟我掰扯,说完这话就觉得自己不占理,但还是强词夺理。后排姐们插嘴说要不俺们去亳州玩玩?“你开玩笑呢丫头,亳州有啥好玩的?”我极力反对,姐们说亳州不是药都吗咱们去华佗菴玩玩呗。华佗到今年都一千八百多年了还去那看什么劲啊?我还是反对。说话间花姐已经将车开出高速出口直接进去亳州市区了,她说方向盘在我手中你们说了不算啊,亳州不是还有曹操呢吗?既来之则安之。在无力反驳的情况下我们只有顺从花姐来到亳州。

      去过很多城市就是没有见过这么乌烟瘴气的地方,满大街都是灰尘的街面到处都是摆摊的摊位,我在心里想:这还是药都呢,哪有城市的样子?路过几个有中药的地方,所有的药品都在露天下敞着,前几天下雨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,很多药都潮湿了,花姐说:“这要是做成药还能有效果吗?”

       我对曹操的印象只记得在他的《短歌行》中的几句诗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”“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”看三国演义曹操称霸一方,又那么多疑,在那个以计谋取胜的年代,不能说谁好谁坏,但是在我的潜意识里曹操就是坏家伙。当我走进曹操地下运兵道的时候,我被这里的陈设所震撼,上面五层是展示汉服,有古代兵器,尤其是建安文学书画厅,原来曹操不光能领兵战场他还是伟大的诗人,诗中含有一统华夏的雄心壮志,对乱世中的感慨,感集天地的思想,这里除了有曹氏父子还有建安七子,有庄子的《逍遥游》,毛泽东诗词《沁园春  雪》,有大量曹植与曹丕的诗词歌赋,最引人注目的是《衮雪》二字,犹如汹涌澎湃的河流与滚动之雪浪。还有曹植的《洛神赋》,曹丕的《善哉行》,有很多我们都没有读过的诗与诗歌。中间有一面墙滚动画面介绍曹操以汉天子的名义征讨四方,曹植与曹丕的恩怨情仇,此时让我想起了那首七步诗: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

       华佗纪念馆离曹操运兵道只有几分钟路程,到达纪念馆我们怀着虔诚的心烧香磕头,神医华佗救死扶伤的精神永传后世,原来华佗与曹操是一个时代的人,还是那个多疑的曹操最后害死了神医。

      中药治病治标也治本,在华佗庵院子里到处都能闻到中草药的味道,商家也嗅到中药的香味把很多香草中药做成香包,有预防感冒的,有管安神的,巧立名目让你花钱免灾。

      一个错误的岔道把我们引入从未见过的天地,忘了来时的尘土飞扬,心中充满了对这个城市的肃然起敬!与对神医的崇敬和对一代枭雄的敬仰,虽然曹操8000米的地下运兵道让我们有点透不过气来,但是,此行收获满满,也给我上了人生精彩的一堂课,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欧亿灭火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 粤ICP备xxxxxxxx号